第4章 家族遗传病(1 / 1)

心上烈酒 顾翩然 485 字 2个月前

姜酒觉得,自己这个人哪里都不好,只有一点好——那就是耐心好。

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温西礼一句话,就一口气等了他八年。

在皇家公馆跟温西礼闹得不太愉快以后,姜酒也没再去温家找他,反正,他的命落在她手里,迟早会找上门来的。

一个月以后,她刚从办公室里出来,就接到了温家管家的电话。

“姜小姐,您快来一趟吧,小少爷出事了!”

手机里的男音出乎意料的急迫,姜酒脸色微微沉了下来,前方开车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她的神色,忐忑问她:“姜总,我们现在去哪?”

“去温家。”姜酒挂了电话,心里琢磨着温家管家那忧心焦灼的语气,想来温西礼现在的状态恐怕不会太好。

……

刚到温家,姜酒就听到了大厅里传出来的争吵声。

温夫人的声音比较尖,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小礼,你是要气死妈妈吗?妈妈这些年,为了你的病,担惊受怕,多少年吃不好睡不好!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痊愈的机会,你却一点也不知道珍惜!”

在姜酒的印象中,温夫人说话的语调一直是温温柔柔的,就像那些出生良好的豪门女人一样,语气里都带着养尊处优的无忧无虑。

像今天这样气急败坏和崩溃的口吻,认识温夫人这么多年,姜酒从未听到过。

也难怪向来冷静的温家管家,吓得急匆匆打电话给她了。

温西礼的声音并没有传出来,可能是太低了,也可能是压根懒得说话,姜酒缓着脚步,往厅内走进去,就看到大厅里热热闹闹的围着一圈人,穿着白大褂的家庭医生正半跪在沙发前,神色紧张,额前泌着一层冷汗。

空气里隐隐约约有血腥味,那味道甚至有些浓烈。

温西礼靠在沙发上,闭着眼,俊美的面容上,带着一层因为失血过度的苍白。

姜酒的视线在男人没有血色的唇上停驻了一秒,随即就收回了视线,对着厅内轻叫了一声:“阿姨。”

温夫人正扭着头低低啜泣,听到姜酒的声音,吃惊的转过头来,赶忙擦了擦眼泪,迎了过来:“小酒,你怎么过来啦?”

“一个月没来看阿姨了,过来逛逛。”姜酒笑了笑,看了温西礼一眼,道,“西礼怎么了?”

温夫人眼圈红红的,她保养得当,生活无忧无虑,就算年近五十,也带着一丝天真的少女气,此刻听到姜酒的询问,她鼻子一酸,差点又哭出来。

“水果刀不小心划到了手,血流的止不住,”温夫人擦拭着眼泪,跟姜酒道,“医生也没办法,说只能先止血,止血不住,再去医院。”

姜酒轻轻地“哦”了一声,点了点头,示意知道了。

温西礼这个病,她也是他回来以后,才从温夫人嘴里听说的。

是温家的家族遗传病,只传男,不传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