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温西礼今晚别想睡了!(1 / 1)

心上烈酒 顾翩然 517 字 2个月前

温西礼看着她的脸,想到了她的所作所为,有些厌恶,又有些讽刺。

平生第一次,有人踩着他的尊严,践踏着他的自尊心,理直气壮,胡作非为。

他的屈从,对于他来说,是耻辱。

“我倒是无所谓你跟哪个男人睡了,”他低笑,看着姜酒的脸,靠的很近,声音轻柔的像是在说什么情话,“——姜酒,最好你跟哪个男人跑了。”

四目相对,她眼眸里终于有了一丝被他刺到了的表情,漆黑的眼眸看着他的脸,执拗道:“我不会。”

“我说了,我无所谓。”温西礼冷冷道,他收回了手,转身往外走。

修长高大的身形,背对着姜酒,被隔绝的空气,像是一堵天然的城墙,将他们的过去和现在分开。

姜酒死死的抿着唇,一张脸在灯光下泛着某种苍白,只有那双黑漆漆的眸子,泛着比夜色更黑的光亮。

“温西礼,你会后悔的。”她在他背后一字一句道。

温西礼脚步一顿,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姜酒这样的女人,他怎么可能后悔?

*

没有了温西礼,这间充满他气息的卧房,对姜酒来说,已经失去了意义。

她抿着唇在床上坐了一会儿,越想越气,从温西礼的床头翻出了一包烟,点燃恶狠狠的吸了一口,被呛到了,趴在床上忍不住咳嗽了好一会儿。

温西礼抽的烟,并不是她的那个牌子,味道很陌生,浓重的烟草味,跟他如今锋利的个人色彩如出一辙。

明明当年……她和温西礼,抽的都是同一个牌子。

就连唯一的共同喜好,也改变了。

姜酒心里有点不舒服,强撑着不适抽完了一整支,到最后嗓子实在受不了,不得不偃旗息鼓。

她趴在男人的床上发了一会儿呆,脑子里乱糟糟的。

一会儿是小时候他们坐在海边,温西礼牵着她的手,陪她放烟花。

她看烟花,他看她。

天上一场,地上一场。

一场烟花开在天幕,一场盛开在少年深情的眼眸中。

一会儿又是温西礼捏着她的下巴,冷冷告诉她,“姜酒,你最好跟哪个男人跑了。”

他冰冷的眼眸倒映出她错愕的神情,毫不留情的用言语制作而成的匕首深深-插进她的心脏。

无情又绝望。

以前的他想尽办法讨她开心,而如今他只会让她伤心难过。

姜酒抿起唇,赤脚下床,拖着她刚刚抱过来的枕头,一脸阴沉的开门走了出去。

他不让她高兴,她也不给他顺遂。

温西礼今晚别想睡了!

*

温西礼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怀里窝着一个人。

他简直有些不可思议了。

姜酒是怎么钻进来的?

或者说,她是什么时候钻进来的?

她还是穿着他昨天晚上看到得那条睡裙,纤长的睫毛低垂,形成小扇子一样浓密的弧度,眼角向下,嘴唇微微撇着,娇俏的小脸上,写满了不开心。

那表情看起来,是有些委屈的。

可能是被他吵醒了,趴在他怀里的人儿缓缓睁开了眼睛,一见到他,就骂他:“温西礼,你有病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