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五个耳光(1 / 1)

心上烈酒 顾翩然 530 字 2个月前

“是你拒绝了采薇的求救,才害得她……“

“那天晚上,确实是我考虑不周,但是归根究底,难道不是有些人爱慕虚荣,把自己亲生女儿推入狼窝,要不然,你明明就在家,她为什么要冒着雨,跑到我市中心的别墅里找温西礼?”姜酒冷冷的朝她笑了一下,“还不是她亲生母亲不值得信任,才让她不得不长途跋涉,冒雨来找别人求救?何阿姨,你自己没办法接受也就算了,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,你就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,心安理得了?”

大厅里静静的,一屋子的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了。

何春白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似的,目光都凝固了,好半晌,她才缓缓摇了摇头,吐出一个字:“不……”

她突然冲了过来,扑向姜酒,姜酒猝不及防,差点被她撞到,温西礼伸出手,一把把姜酒拎到了身后,何春白没抓住姜酒,却把姜酒怀里抱着的玩具熊给抓到了手里。

“……”姜酒站在温西礼身后,盯着何春白手里的玩具熊,脸色微微一变。

何春白脸色发青,她看着护着姜酒的温西礼,又看着温西礼身后的姜酒,咬牙切齿道:“你们都是一伙的!都是一伙的!采薇明明是可以不会疯的,是你,”她指着姜酒的鼻子,骂道,“是你害得她跳河自杀!害死了她肚子里两个孩子!是你!你恨我,对不对,姜酒,你恨我,才什么都要跟采薇争……冤有头债有主!你恨我冲着我来,为什么要伤害采薇,她那么无辜,她做错了什么!”

姜酒脸色十分不好看,懒得再跟何春白再扯那些有的没的,朝她伸出手,冷声道:“把我的东西还给我!”

何春白揪着拿团毛绒玩具,她低下头看了它一眼,朝姜酒冷笑道:“你也知道心疼了?你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祸害了,你这点东西算什么!”

还嫌不够似的,她猛地拿起那只熊,当着姜酒的面,在熊身打了补丁的地方用力一撕,跟疯了似的,把那只熊撕成了两半!她此刻恐怕也并不是冲着什么玩具熊去的,只不过是看姜酒宝贝它,就想当着她的面毁掉,让她痛苦。

温西礼眉头轻轻地挑了一下,看了那只碎掉的玩具熊一眼,还没什么反应,他身后的姜酒再次冲了过去,这一次,她直接掐住了何春白的脖子,把人一脚踢倒在地上,摁着她,狠狠的朝她的脸扇了四五个耳光!

“啪啪啪啪!”

那清脆的掌掴声,听到的人都觉得脸疼。

姜酒是很不喜欢跟人动粗的,她觉得掉价,难看,甚至何春白跟她动手,她都没还回去。

虽然对这个女人厌恶,但是她还是体谅她一个孤儿寡母女儿疯了的压力,虽然在她看来,这完全是她咎由自取。

何春白完全被她打懵了,等到清醒过来,喉部感觉到了窒息。

姜酒掐着她的脖子,一张冷艳的脸,此刻面无表情,只有那双眼睛,冷得毫无温度。她就算掐住她脖子,也没特别大的情绪反应,而这副冷漠冰冷的模样,却格外令人恐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