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6章 我们不需要跟他比。(1 / 1)

心上烈酒 顾翩然 1006 字 2个月前

她被温凤眠带回温家的消息,很快就传到了温夫人那边。

温夫人还在医院,亲自带来电话问她。

“酒酒,你们现在在温家吗?”

姜酒应了一声,看着屋子里佣人们进进出出,打扫卫生。

这应该是一栋空别墅,很久没人住过,空气里泛着清冷的味道,没有一点人气。

“温大哥带我们过来了。”姜酒回她。

“你们现在住哪里?”温夫人问道。

姜酒对她形容了一遍这栋别墅的样子,温夫人像是知道了,轻轻松了一口气,对姜酒道:“酒酒,我等下跟凤眠说一下,让你们搬到我那儿去住,我那边也有挺多空房间,你和小辞住下来完全没问题。”

姜酒拒绝道:“不用了阿姨,我不习惯和别人合住,这个房子挺好的,不用麻烦了。”

温夫人被她拒绝,沉默了一会儿,才轻轻道:“……那也行,有什么需要的,你联系我,我叫人把东西送过来。”

姜酒应了一声,这才把手机挂了。

姜小辞已经被吵醒了,此刻懵懵的坐在沙发上,眼神直愣愣的,看起来有点呆。

姜酒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蹲下来看着他,柔声问道:“妈妈抱你上楼休息一下,好不好?”

姜辞没说话,只是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脖颈,依偎到她怀里。

这是答应了。

楼上儿童房床褥已经铺好,姜酒把孩子放到床上,看着他很乖的闭上眼睛。

低下头在他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,她才缓缓起身,从房间里离开了。

她下楼的时候,见到一名身材削瘦带着边框眼镜的金发女人站在门口,姜酒蹙了蹙眉心,立刻有人上前给她介绍:“这位是薇薇安小姐,是先生给小辞少爷请来的家庭教师。”

姜酒抬眸往那个女人看去,对方上前,自然的冲着她笑笑,流畅的伦敦腔:“您好,姜小姐,我是薇薇安。从今天开始,担任小少爷的女家教。”

姜酒看着她,淡淡道:“我儿子不需要家教,而且他现在也还没到上学的年龄。麻烦你回去跟温先生说一句,下次不用过来了。”

金发女人推了一下眼镜,并没有离去,对姜酒道:“小少爷回来温氏,自然不可能跟过去一样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温氏有温氏的规矩,小辞少爷已经三岁,正是学习的年纪,要不然生长在温家,学习没有跟上,长大后辛苦的是孩子。”

既然已经选择将姜辞带回温家,姜酒也自然是希望姜辞今后能入乡随俗的。

她奉行的是快乐教育,姜辞想学什么就学什么,等到了年纪再让他去上幼儿园,学会人际交往。

她沉声问道:“你是教什么的?”

“礼仪,还有英法德中四国语。”薇薇安推了一下眼镜,“文化课会由别的家教老师亲自过来教导,您不需要担忧。”

“小辞现在还在睡午觉,”姜酒道,“你等下再来吧。”

薇薇安眉心一蹙,看了一眼时间,“现在已经是两点半,小辞少爷也该起床学习了。姜小姐,麻烦您把孩子叫醒,我带他去授课。”

她和姜辞才来美国两天,车马劳顿,她成年人精力恢复的倒是很快,但是姜辞只是一个三岁半的小孩,这几天都昏昏沉沉的很嗜睡,姜酒是绝对不会在他休息的时候去把他吵醒去什么四国语言的。

姜酒挡在她面前,“你明天过来。”

薇薇安看着她,不太客气:“恕我直言,姜小姐,您这样溺爱小辞少爷,是在害他!他要学习的东西很多,现在浪费的每一分每一秒,将来都会后悔!”

姜酒完全不喝她的鸡汤,她冷冷道:“你给我出去!”

敢吵她儿子休息,别指望她放她进去。

薇薇安简直没见过姜酒这样不识抬举的家长,她是世界有名的儿童教育专家,也是温氏直系的家庭老师,那些旁系想要她亲自教都没资格呢,现在竟然还被嫌弃。

“姜小姐!”薇薇安声音也严厉了起来,“你作为母亲,难道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有出息吗?资格世界上,可并不是谁都能轻易接受到温氏的教育的!”

虽然温西礼和温凤眠看起来确实挺厉害的,但是姜酒也没兴趣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另一个温西礼或者温凤眠,姜辞现在喜欢画画,以后当个艺术家也没关系,他就算没出息,现在赚的钱,也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了。

姜酒双手环胸,朝她抬了抬下巴,盛气凌人极了。

“滚出去,你吵到我儿子休息了。”

她们两个人起了争执,屋内的佣人们显得有些无措。

毕竟跟姜酒也都不熟,不知道她的脾气,怕多说一句话会惹新主人生气。

姜酒见这个薇薇安不仅不走,说话嗓门还越来越大,怕把刚刚睡着的姜辞给吵醒了,正要拿起手机给楚晚宁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赶紧把这劳什子家庭教师给轰出去,身后就传来姜辞小小的声音:“妈咪。”

姜酒回头,看到姜辞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站在楼梯口,明显是被吵到了。

冷冷的盯了薇薇安一眼,姜酒上楼把孩子抱了起来,语气冷淡道:“你再不走,我就找人把你辞掉。”

薇薇安倒也是硬气的,她对姜酒道:“姜小姐,恕我直言,我能理解您溺爱小少爷的心情,但是小辞少爷和相柳少爷同龄,相柳少爷已经学完了初高中所有的课程,已经能流利的使用四国语言,您是希望小辞少爷从起跑线开始就落于人后吗?”

姜酒朝她翻了一个白眼,直接抱着姜辞离开,呆在她怀里的姜辞轻轻地喊了她一声:“妈咪。”

姜酒低下头,看着孩子的脸。

姜辞的黑眼珠子看着她,姜酒读懂了他的意思。

她蹙了蹙眉心:“你想要上课?”

姜辞点了点头。

姜酒:“我们不需要跟他比。妈妈希望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以后就算是是一个普通人也好呀。”

姜辞道:“我想上课,妈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