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2章 酒儿,陪陪我(1 / 1)

心上烈酒 顾翩然 514 字 2个月前

即使极力掩饰,也能听得出他声音的虚弱沙哑。

姜辞趴在床上,仰起头看向他,“楚燃叔叔说,爹地生病了。”

温西礼抬起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头发,语气温和:“爹地已经没事了。”

他顿了顿,偏过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姜酒,低声唤了她一声:“酒儿。”

姜酒没理他。

男人注视着她,缓缓收回了视线,有些疲惫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。

姜辞颠颠的去给温西礼倒了一杯水,“爹地,喝水。”

温西礼并不渴,但是还是伸手接了过来,然后跟姜辞道谢:“谢谢。”

姜辞弯了弯眼睛,情绪波动不大的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表情。

姜酒看他们两个人在父慈子孝,越发觉得这个病房难以忍受起来,温西礼已经醒来,也没什么问题,她不打算继续呆下去,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径自往门外走去。

男人正在喝水,见她要走,下意识掀开被子,从床上下来拉住了她。

姜酒愣了一下,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男人紧握住的纤细手腕,纤细柳眉立刻蹙了起来,抬起头看向男人,语气转冷:“放手。”

温西礼低声道:“你再陪陪我吧。”

他声音低沉沙哑,甚至,隐约还带着几分可怜。

姜酒已经不吃他这一套了,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:“放开。”

男人静静站在她面前,身上还带着注射过药水淡淡的苦涩气息,蓝白病服套在他颀长清瘦的身躯上,病弱贵公子般的虚弱和可怜。

因为抓的她的手用力,刚刚拔掉针头的手背,有血液渗出,顺着他苍白的皮肤往下淌了下来。

“……”姜酒心口一窒,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“酒儿……”他低声唤着她的名字,是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,带着小心翼翼的深情,“再陪我几分钟吧。”

姜酒抬起头看向他,很想问问他,温西礼,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?

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

你为什么这样对我?

男人修长的身形突然一晃,姜酒抬手,下意识的搀扶着他,他大半个身子全靠在了她的身上,即使清瘦,也不是姜酒能承受的起来的,她只撑了一秒钟,两个人都摔在了地上。

“咚!”的一声,姜酒感觉自己也要晕过去了。

温西礼也没什么办法,他失血过度,能坚持从床上下来把姜酒抓住就已经是奇迹了,此刻压在姜酒身上,感觉到姜酒杀人一般的视线,他也只能闭着眼睛装死。

幸好姜辞及时按了铃,把护士喊了进来。

两个人高马大的女护士将温西礼从姜酒身上扶了起来,还来警告姜酒:“病人身体没回复,别在病房打闹!”

神他妈病房打闹。

姜酒差点没气笑,看了一眼被病床上惨兮兮的男人,皱了皱眉头,又把脾气给忍了回去。

她原以为,温西礼这个病,也是楚燃为了把她哄过来,骗她的。

她没想到温西礼的白血病竟然还会二次复发,一般情况下,白血病只要照顾得当,治愈以后,复发率很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