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6章 他恨她(1 / 1)

心上烈酒 顾翩然 527 字 2个月前

楚晚宁开着车,带着温相柳来到了警察局门口。

再过几天就要开庭,温凤眠如今被监押在警察局里,只能由家属探望,也没办法保释。

她这几天常来,警局的警察见到她,也没有阻拦,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带了一些怜悯——这几个月里,她向警察局申请探监已经不下百次,但是每一次,都被温凤眠拒绝了。

他不肯见她。

一开始,她不太明白为什么,为什么温凤眠不愿意见她,后来,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那个男人,心里是憎恨她的。

强留她在身边十几年,到头来,他竟然是连死都不肯见她一面。

向警方申请了探监手续,楚晚宁抱着温相柳,坐在等候区的沙发上,希望那个男人能看在温相柳的份上,出来跟她见一面。

这么多年了,她从来不敢问出——当年,你为什么要杀掉我们之间的孩子?

——又为什么,要在爆炸发生的时候,以身护在她面前?

她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问了,一次又一次,又被他拒绝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个女警从里面走了出来,楚晚宁站起来,精致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急切,“他……”

“抱歉。”那个女警冲着她轻轻摇了摇头,“犯人并不想露面。”

楚晚宁微微一愣,有些急道:“你有告诉他,相柳也在外面吗?”

女警看了看站在她旁边模样精致的小孩,“我跟他说过了。但是他还是拒绝,这是他的意思,我也不好强迫。”

楚晚宁站在原地,愣了一会儿,突然松开了温相柳的手,冲着监押犯人的地方冲了过去。

一开始警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直到她快要冲进里面,守在外面的警察纷纷冲过来将她压在了地面。

楚晚宁没有血色的脸此刻涨得通红,眼睛里盈满了泪水,冲着关押温凤眠的地方大叫道:“温凤眠,你给我出来!你凭什么这样对我!你凭什么!”

她声音带着撕裂和绝望。

温相柳站在原地,有些愣愣的看着母亲崩溃的身影,他还小,不太懂发生了什么,只是潜意识的意识到——他这辈子都看不到老师了。

老师也不要他了。

他是没人要的孩子。

这样想着,眼泪就从眼眶里掉了下来,吧嗒吧嗒的落在了手背上。

心里一直拉着的一根弦,突然就绷断了,他蜷缩起小小的身子,蹲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*

车里,楚晚宁拿着粉饼补妆。

傍晚的阳光带着昏黄,后视镜里倒映出女人肿胀发红的双眼。

“等一下带你去吃饭。吃完饭,你乖乖的回家,别逃课了,知道吗?”

温相柳的声音带着小小的鼻音:“我就不能跟你回家吗?”

楚晚宁补妆的动作微微一顿,她愣了几秒,缓缓放下了粉饼,抬起头看向温相柳。

温相柳低着头,细小的手指揪着衣摆,有些难过:“我想跟你回家。那里没人陪我聊天,我一个人呆着,好没意思。”

楚晚宁抬起手,轻轻地抚了抚他圆圆的后脑勺,把孩子抱过来按在胸口。

“他们能给你的,是妈妈没办法给你的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