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2章尸体(1 / 1)

寒嫣然听后笑了笑,看了一眼司马长风,“敢情这还是碰到认识我们的人了,说说,你究竟是谁,为何识得我。”

寒嫣然现在也是不想跟他废话太多了,此人既然已经认出,自己就是皇上亲命的钦差,想必对于自己的身份,那也是有诸多了解的。

张德彪站起身来,“寒大人,小人的父亲乃是兵部尚书张氏人,所以对于你,我也是曾经远远的见过一面。”

“我这一次混进这三人当中,就是为了完成我老子给我安排的一个任务,来调查一下这个金小姐究竟是何来头。”

“这个金木兰有些奇怪,所以你看,我这不是以身涉险。”

寒嫣然听后笑得更欢了,直接拍了拍自己的大腿,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你长得比较,看起来是最老实的那一个,现在竟然也开始学别人当卧底了。”

“好好,跟我详细讲述一下这件事情吧,我是不会回去跟你父亲告状的。”

张德彪擦了擦额头的汗,笑着说道。

“在两年以前,当时的兵部,他们注意到了这金木兰,对她的身份有一些怀疑,再怎么说,一个沙国人,不远万里来到了云州,而且还在那里调动了如此大量的土匪。

“所以怕她是沙国派来的奸细,想要密谋造反,后来正好碰到了这三个世家子弟,我当时得知了这样一件事情后,就主动请缨。”

说到这里,司马长风连忙打断,“是你父亲强行安排给你的任务吧。”

张德彪无奈的笑了笑,“对对,确实是这样。”

司马长风继续说道:“现在看来,你父亲估计也是想让你,在这样一件事情当中,能够取得一些功绩,好让他推荐保举你以后进入朝中任职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好了,继续讲下去吧。”

“所以我现在,也是跟着这三个世家子弟,我认为我伪装得十分完美,但是到现在,我也没有见过那金木兰的真实样貌,他们三个也同样。”

“此话何解。”

“我们每一次去见金木兰的时候,她都是隔着帘子跟我们说话,而且到了最后,直接面都不见,就是写一封信。”

“这一次虽然我直接开口,劝沈从云放了三位,但我也害怕回去之后,那几个人会拿此事大做文章,不过这也只是我们四个人之间的事情,应该不会闹到金木兰那里去。”

“所以这件事情,你们知晓即可,这是兵部现在在处理的一起案件,我希望寒大人你们正常行事即可,也不必牵扯太多。”

寒嫣然笑了笑,“那好,你回去吧,不过千万要注意小心安全,若是真的此事成功的话,到时我也会在皇上面前,替你美言两句的。”

“那我在这里先行谢过寒大人了。”

张德彪离开后,寒嫣然看了看司马长风,“你对此事怀着怎样的看法?”

“这个张德彪,他刚才没说自己的真实身份,我还有些怀疑,现在一提我还真想起来了,张大人确实有这样一个儿子,只是他这个儿子一直在军中当伙头兵而已,所以外人并没有太多了解。”

“现在看来,这张德彪的身份应该是真的,他调查金木兰的事情也应该是真的,只是兵部处理的这起案件,看起来有些怪异,牵扯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“从云州到幽州,这个金木兰究竟在搞些什么呢?”

寒嫣然站起身来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,“好了,他们在研究些什么,我也不想牵扯太多,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赶紧去把任季安,还有赵天虎这两个该死的家伙给我抓出来。”

司马长风笑了笑,转身离开,走在路上,寒嫣然继续说道。

“看来,你以前对于百官的了解,还是有点作用的嘛。”

司马长风不好意思的拍了拍头,“这不是以前想要进京当官,太着急了,所以闲着没事,就把大大小小的官员的情况,都给摸了个底朝天。”

“也没想到,现在还能发挥出这样的作用。”

“那你说说,你从我父亲那里,有没有摸到什么情况啊?”

“这个。”

“好吧,不便明说就不说了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,李卫站在身后,摸不着头脑,这么长时间,李卫跟过许多的人,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寒嫣然这样的,天天都是极其含蓄的笑容,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思索些什么。

不过这些大人的谋划,在他看来,自己还是不要了解太多的好。

现在沧州境内人心惶惶,因为卫青直接率领着大批军队,将整个沧州团团围住。

外来的客商和离开的人,都要经过仔细的盘查询问,才能够离开沧州地界,所以自然而然的,普通人的生活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

但自从有一次,几个仗着自己有钱的客商,强行侮辱那些卫兵,被卫青砍了一刀后,再也没有人敢多说些什么,没有人敢招惹这位从帝都当中来的大人物。

卫青正在府内喝酒,金铁慌慌张张的走上前来,“不好了。”

“什么不好了,总不至于是任季安跑了吧。”

“不是,我们在外面找到了赵天虎的尸体。”

听到这里,卫青一拍桌子,“走,带我去看看。”

二人看着地面上,已经面目难以分辨的尸体,卫青试探性的问道。

“你确定这人就是赵天虎,那个作恶多端的私盐商人。”

“没错,正是此人,我之前对他进行了一番了解,虽然他身上的刺青,已经被人用刀蓄意毁掉,可是仍然露出了一些痕迹,可以确定,此人就是赵天虎。”

“以我的猜测,应该是赵天虎与任季安二人不合,所以说产生了某些瓜葛,所以任季安一时恼火,就将此人杀死,然后尸体丢在这里。”

卫青笑了笑,“看来我的铁血统治,还是有点儿效果的,这不是这么快,他们就开始窝里反,自己着急着处置自己人了吗?”

“不行,我要赶紧再去发布号令,沧州都成为了一块铁桶,不能让任季安这老小子给我跑了。”

金铁点了点头,“那这尸体。”

“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亲人,让他们带回去自己处理吧,反正都已经死了,再拿他问罪,也没用了。”